需要填写关键词

 
  先进典型
 
当前位置: 中国华能  >  专题聚焦  >  2016年  >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专题  >  先进典型
 
全国电力楷模姚更正同志先进事迹
发布时间:2016-05-26    文章来源:中国华能
 
 

姚更正,男,汉族,19632月生,现任华能西藏企业副总工兼加查水电工程筹建处主任,工程师职称。先后参加过葛洲坝、二滩、三峡、大朝山、景洪、龙开口以及西藏藏木、果多、加查、阿里应急电源等电力项目。进藏八年姚更正参与、组织、协调了华能在藏全部电力建设项目,足迹遍及雪域高原。

一、为西藏做点事儿

2007年的冬天,华能藏木水电站开始筹建的消息让时任葛洲坝集团龙开口项目部总经理的姚更正感到无比激动和振奋。近30年的水电生涯,使得他不用听、不用看,光是想象着那幅在高原大河之上修筑大坝的壮观场面便心生陶醉。

“上西藏,为西藏做点事儿!”浑然不顾自己已是45岁的年纪,姚更正右手紧握成拳头,在心底大喊。

去西藏搞水电,光有壮志是不够的,西藏被誉为“世界第三极”,高寒、高海拔、低气压,年平均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60%,紫外线辐射量超过内地平均值的8倍。去西藏搞水电,不仅要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更要面对远离亲朋的情感割舍。

姚更正的妻子在医院工作,至亲的身份和医务工编辑的职业使她比常人更能明白自己已年近半百的丈夫入藏工作所面临的生理上的挑战;但她知道,即使是在她面前,丈夫也不会多说明一个字,“为西藏做点事儿”这七个字已经道尽了这个男人的梦想、渴望和担当!

进藏之前,姚更正将日程排了又排,安排好了所有的工作,却始终没能排出回老家向父母告别的行程。直到进藏的前一天,他才抽出时间给80多岁高龄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为了让父亲听得清楚一些,他在电话中一字一顿地说,“爸,我申请到西藏工作了,明天就走”。

过去的每一次远行,只要有可能,姚更正都会当面向年迈的父母亲道个别。姚父是老一辈水电人,也是一名立过显赫战功的军人,他言语不多,但对子女有着极为严格的要求,和儿子道别的场景犹如军队出操的套路,一招一式,经年不变:父亲坐在正屋靠门的那张老沙发上,眼睛怔怔地望着里屋的方向,仿佛对儿子的远行一无所知,在儿子出门前说出那句“爸,我走了”时,父亲才从遥远的记忆里回过神来,不紧不慢地应上一句“嗯”;父亲从不曾在儿子出门时回望过一眼,儿子却执著地相信,父亲的眼神一直陪伴着他,看着他出门、下楼、上车,一直到消失在父亲视野的尽头。

这一次,姚更正没有见到父亲军人一样的坐姿,仅在电话里听到父亲不紧不慢地应了一句“嗯”。然而,就在他准备挂下电话时,忽然听到电话那头,年逾八十的父亲从喉头深处缓慢地挤出了一句沙哑的话:“去吧,家里没事!

二、雅江水电开发先锋

200711月,姚更正入职华能西藏发电有限企业,担任藏木水电工程筹建处首任现场主任。上任之初,姚更正便对自己提出了在藏工作的三点基本要求:建好电站,带好队伍,树立好华能形象。

当姚更正和司机陈平昌从拉萨出发,驱车8个多小时,翻越满山积雪、海拔达5000米的布丹拉山,来到地图上标注的藏木电站工区时,发现自己竟是华能常驻藏木工地的第一人。说是工地,姚更正站在乱石滩上,目光遍及之处只有雪山、峡谷、乱石、荒草、乱窜的旱獭以及野性奔腾的雅鲁藏布江。但一想到在眼前的峡谷荒滩上,即将矗立起西藏电力史上的第一座大型水电站,姚更正便感觉肩头责任重大,这种责任感和呼吸一般,片刻不能放松。

华能水电建设队伍陆续开进,姚更正带领大家抗高原缺氧、斗风雪严寒,奋战在3200多米海拔的雪山峡谷、乱石荒滩、野性奔腾的雅鲁藏布江畔。白天,姚更正带着大家扑在现场,狠抓实干;晚上召集讨论技术方案,研究工程措施,加班加点成了家常便饭。遇到工程建设关键时期,姚更正想睡个囫囵觉都纯属奢望,月光下的雅鲁藏布江边,经常可以看见他一个人在营地外乱石岗上散步的孤独身影……在姚更正身体力行的带领下,藏木水电建设者们凭借着强烈的责任感和乐观主义精神鼓舞斗志,自找差距、自我加压,有力地推动和保证了藏木水电工程项目建设顺利进行。

20141123日,西藏历史上首座大型电站——藏木水电站首台机组正式投产发电,而此时的姚更正,早已转战在藏木电站下游的加查水电站筹建工地,又是先锋。

三、勇闯雀儿山垭口

200911月,姚更正担任华能果多水电站前期工作组组长。为了解大件运输道路条件,规划合理的电站建设工期,姚更正毅然决定率领工作组考察317318国道道路参数和冬季保通情况。

工作组还没出发,有人私下劝说,冬季冰雪封山,还是等到开春雪化了再去吧。姚更正说:“不能等了,这个季节去正好能考察317318国道冬季极端气候条件下道路通行能力”。

20091219日,工作组4个人,从昌都出发,开始了一千多公里的风雪行程。一路上经西藏江达县,翻越西藏境内宗拉夷山(海拨4481m)、姑拉山(海拨4245m),由岗嘎金沙江大桥出藏,进入四川德格县境内,前方便是四川最高的公路垭口——雀儿山垭口(海拔约5000m)。

时值隆冬,通往雀儿山垭口的大型车辆一律被禁止通行,仅小车可放行。雀儿山的道路一边是陡峭山体,一边是悬崖深谷,颠簸狭窄的路面上积满了冰雪,一路上弯道不断,车轮接二连三地打滑甩尾,几次右侧车轮都滑到了悬崖边,一车人命悬一线。“掉下去尸骨无存”,有人紧握扶手叹道。作为全车人的主心骨,姚更正马上安慰大伙儿,“稳点儿走,闯过去就安全了”。

晚上7点多,雀儿山气温一下子降到零下20多摄氏度。就在距离雀儿山海拔4889米的垭口不远处,车子打滑陷入了悬崖边的冰窟窿里,一阵闷响之后抛锚了。

海拔近5000米的雀儿山垭口上,手机根本没有信号。“我去找道班。”姚更正打破了沉默。第一次走雀儿山,谁也不了解道班在什么位置,但与其在车内等死,不如把握主动去找找。

“姚总,一起去”。几个声音一起呼应。雪地里,大家一深一浅地前行,雪还在下,4个身影很快变得白茫茫。“大家唱首歌吧。”走在最前面的姚更正提议。姚更正这一提议,豪迈的歌声很快便从五张冻红的腮帮子里响起。

高原雪夜,4名水电人的歌声像战鼓、像号角,驱走了严寒与恐惧,久久地回响在海拔5000米的雀儿山垭口上空……

四、不拔之志援阿里

20131月,西藏阿里地区供电告急。消息传来,华能集团企业紧急召开专题会,一致认为在阿里电荒之际,华能人应当全力以赴。

“我了解情况,让我去!”紧要关头,姚更正主动请缨出战。

隆冬一月的阿里自然条件异常严酷,一场大雪就有齐腰深,白天最高温度约-9℃,晚间最低温度达-40℃,氧气含量仅有平原地区的50%多。在这样的极端天气下,一场史无前例的高原电力抢修战在西藏阿里地区狮泉河边打响。

狮泉河电站2台柴油机需要更换,1台柴油机需要返厂大修,线路故障急需排除,形势极为严峻。就在这节骨眼上,工作组10名成员都先后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其中8人靠吃药吸氧坚持工作,2人被送往医院抢救。

高寒缺电已对当地生产生活和国防安全造成严重影响,形势变得刻不容缓。姚更正带领工作队成员克服严重的高原反应,在厂家和地方政府的支撑下统筹规划、抓住重点,研究出临时替代方案,解决了发电机组存在的故障,迅速恢复了阿里地区供电。

华能阿里电力救援,给当地农牧民群众在严寒重新带来了温暖,保障了边境地区国防用电,也再一次树立起华能充分履行社会责任的良好企业形象。

五、坚守承诺追梦人

20116月,藏木电站建设关键时期,本已调回成都的姚更正再度请缨担任现场协调组组长。在此期间,家中传来父亲病危的消息。一边是工程建设吃紧,一边是至亲生命危急,他白天在现场沉着处理各种事务,夜深人静时孤身一人行走在江边的乱石滩上,揪心着父亲的病情……直到老人离世,也未能好好陪伴。

201311月,姚母离世,在西藏工地现场忙碌的姚更正未能见上母亲最后一面,留下终生遗憾……

五年时间里,姚更正干了一个又一个的工程,脚步遍及了整个西藏高原,付出也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认可,但他为西藏做点事儿的想法却始终没有改变。工作上,华能山南建设营地里最后一个熄灯的总是他的宿舍,看图纸、想措施、细化方案、探讨管理到凌晨两三点仍是家常便饭。每逢重大节日、维稳敏感期,姚更正总是主动放弃轮休假,带头坚守在工地。进藏以来,他每年在藏天数均在三百天以上。生活上,姚更正也是大家学习的楷模,他常说“食不过三餐,睡不过一床,生活简单点好”,每次到在拉萨办事,只要没有必要的接待任务,他从不在拉萨过夜,尽量当天就赶回工地,返程时在路边小摊一碗米线一个饼就对付了。

虽然工作上加班加点,生活上“亏待”自己,姚更正却始终不忘坚持进行羽毛球、游泳、爬山等体育锻炼,即使高原的风霜染白了双鬓,在员工面前,仍然是一派精神矍铄、结实的硬汉形象。

姚更正相信,保持朴实的作风和昂扬的精气神很重要,不仅能更好地兑现“为西藏做点事儿”的承诺,还能够团结一批人,激励一批人。

“吃住差一点没关系,但身体锻炼不能懈怠,大家还要为雅鲁藏布江中游系列电站和下游大拐弯的水电开发做准备呢。”姚更正鼓励青年员工。

姚更正的准备没有错,仅仅在五个月之后,雅鲁藏布江上又一座水电站便向这位坚守承诺的追梦人发出了召唤。

20134月,姚更正转战华能加查水电工程,又是开疆拓土的先锋……

 
  【打印】  【关闭窗口】  
 
CopyRight 中国华能集团企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